【重构】墨家是怎么灭亡的?

资讯文摘41,182阅读模式

墨学创立以来,以“尚贤”“非攻”“节用”“非乐”等信条,对现实世界进行了强烈的批判,反对当时的大国兼并战争和贵族礼乐制度,是一种非常接地气的平民哲学,一度盛行天下,被称为“显学”。但是,从文献所见,这一学派在墨子死后很快就现出了衰败之相。

墨子的大弟子禽滑厘,在墨子死后没有明确的行迹或著述传世,大抵是一位剑侠风格的人物,人狠话不多。有人认为他又名慎子,或慎子的老师,但其他墨学初代弟子高石子,高何,县子硕,治徒娱,公尚过,耕柱子,管黔敖,高孙子,胜绰,曹公子,彭轻生子,弦唐子,孟山等人,除了在《墨子》一书中出现之外,事迹微渺难求(其中多有齐国的高氏,本为齐公族,可能是田氏代齐过程中失势的流亡者,被墨团收留),远不如将儒学发扬光大的孔子众弟子,所以墨学传到第二代就已经显出颓势了。春秋》中所载的“钜子孟胜”,他为了守护阳城君的封地,在吴起死后的楚国大变乱中,率领墨团上下一百八十余人死守城池而亡,这对于墨家的发展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文章源自飞牛士 FeiNews-https://www.feinews.com/news/1082.html

《韩非子。显学》说“自墨子之死也,有相里氏之墨,有相夫氏之墨,有邓陵氏之墨”“墨离为三”
《庄子。天下》“相里勤之弟子五侯之徒,南方之墨者苦获,已齿,邓陵子之属,俱诵《墨经》,而倍谲不同,相谓别墨,以坚白,同异之辩相訾,以觭偶不仵之辞相应,以巨子为圣人,皆愿为之尸,冀得为此后世,至今不决”。文章源自飞牛士 FeiNews-https://www.feinews.com/news/1082.html

这里提到的几位知名墨者,都不在《墨子》记载之内,也不知其师门传承,可见墨子直传的核心团体(比如为墨子守宋的“臣之弟子禽滑厘厘等”三百人”)因为钜子孟胜之难而死伤惨重,剩下的人则流散四方,各自为政,互相攻讦。其中南方墨者主要是“游辩之墨”,已非革命团体,讨论的都是“坚白,同异之辩”,这后来发展为名家的主要命题,可见这些人逐渐向名家转化。同样有这一趋势的还有公孙龙,详见下节。此后南方墨者逐渐消失,大概便是“墨入于名”了。文章源自飞牛士 FeiNews-https://www.feinews.com/news/1082.html

孟胜死前传位给田襄子,田襄子以新钜子的身份下令,不准弟子再赴孟胜之难,可是被派来来位的三名墨者就当下抗命反死,可见此时钜子的权威已然动摇。而《韩非子》《庄子》所记载的墨团派别中均无田氏,想来这一钜子是有名无实了。后来田氏墨者尚有田鸠(田俅子),此人在楚失意(《韩非子.外储说左上》)),后来转赴秦国,汇入西方墨者一脉,反而别开生面。文章源自飞牛士 FeiNews-https://www.feinews.com/news/1082.html

二、北方墨者的失败

北方墨学的展开,似乎自相里勤而始(参《庄子.天下篇》成玄英注疏),后有“五侯之徒”,但具体事迹不明。当时的中山国曾有“墨者师” ”见重于朝堂(《吕览.应言》),是北方墨者帮助小国的实例。但中山国终究为赵武灵王所灭,赵王封其长子赵章于代,此时剩下墨者见用于代(《淮南子.人间训》“代君为墨而残”,孙诒让以为“代君”即赵章,钱穆以“代”为中山之误),后来“沙丘之变”赵章死难,北方墨者所支持的政治势力一一败亡,从此销声匿迹文章源自飞牛士 FeiNews-https://www.feinews.com/news/1082.html

然而后来有赵人公孙龙,他虽然号称诡辩之士,但终身都在为“偃兵”奔走,曾劝说赵惠文王和燕昭王,大谈“偃兵之意,兼爱天下之心也” (《吕览.审应》),明显明显受墨学影响。他又与孔穿,邹衍等人相论,多谈“坚白之辨” (《史记.平原君列传》),继承的也是墨学传统命题,如此公孙龙实为北方墨者的遗绪。但是其书“公孙龙子”被归入名家,所以这也是“墨入于名”了。此外赵多侠客,平原君就是广收天下义士的“卿相之侠”,我猜北方墨者也不乏“墨入于侠”者。“任”的概念本由《墨经》所提出的,后世以为侠文化的源头,墨之于侠实乃民间一脉相承,历来论者甚多,这里就不再多余述了。文章源自飞牛士 FeiNews-https://www.feinews.com/news/1082.html

三、东方墨者的衰落

墨家运动的起源,其实是东方诸小国在剧战之下生出的自保观念。关于墨子的出生地,有宋国和鲁国两种说法,但大抵是“泗上十二诸侯”之间。这里在春秋末年就兴起了“弭兵运动”,是墨学和平主义,反战主义的先声。墨子及其弟子的活动范围也大致以淮泗流域为中心,即使到楚,齐等大国也不是直接效忠王室,而是支持其县侯领主,可见墨学的原生土壤即为小国。只有小国才需要墨者这样的防御战人才,才会支持节用,非乐这样的“极简主义”理念。而且《墨子》所载的理想防御城市是“率万家而城方三里”的小城,要求全民皆兵,统一受守城者调度,这和大国是完全不匹配的,若非小国所以说,墨学很难离开自己的原生土壤而幸存,他们在北方的活动也无非是支持小国中山与代,一旦国灭,墨团也就消亡。而“泗上十二诸侯”艰难支撑到战国中后期,同时大争之世中一一凋零了,所以从其基本盘上来看,墨者的衰微是必然的文章源自飞牛士 FeiNews-https://www.feinews.com/news/1082.html

故而东方墨者也经历这一趋势,慢慢丢失自己的立场,变成其他流派。如禽滑厘之弟子许犯,钱穆认为即许行,入于农家。田氏的“于陵仲子” ,按钱穆所考,也是“墨入于农”。因为农家讲究勤俭节约,有乡社实验的性质,和墨学自相契合。他们隐居山野,远避战乱,可以认为墨学的一种变体。而许行的弟子田田系,钱穆认为即田鸠,后来入秦。文章源自飞牛士 FeiNews-https://www.feinews.com/news/1082.html

孟子之时又有墨者夷之伴随辩论,梁启超以为告子也是墨徒,但常和又学者学者相往来。后又有墨者缠子,与儒者董无心论难(《论衡.福虚》)。 ,证据是秦末东方墨者曾经和儒者一起支持陈胜吴广起义,“齐鲁儒墨缙绅之徒,肆其长衣,负孔氏之礼器诗书,委质为臣。” (《盐铁论.褒贤》),,则此时墨者已经负儒家之礼器诗书;又见《淮南子.泛论训》“丰衣博带而道儒墨者”,说的也是秦末儒墨混同了。如此,墨学本受儒学影响而生,这里又变回“墨入于儒”的结局。文章源自飞牛士 FeiNews-https://www.feinews.com/news/1082.html

考索其他散佚史册的墨者,还有墨子弟子随巢子,不知何处人,好言鬼神,其说近于阴阳家。墨子弟子胡非子,齐人,着书三篇,无传。胡非子之徒屈屈将子,应为楚人,好勇,无后人。 ,,名字少见,事迹不见。最后有谢子,在东方待着没啥希望,去了秦国,却被秦墨唐姑果所诋毁,最终不能见使用秦,辞去。从而再无东方墨者的记载,而在稷下学宫百家争鸣之时,东方便已无墨学一席之地。最终,关东诸国万马齐喑,只有西方秦国成为了墨学的福地。文章源自飞牛士 FeiNews-https://www.feinews.com/news/1082.html

4秦墨崛起和异化

秦不是小国,却积贫积弱,急需军事人才和管理人才。何炳棣先生的重要论文《国史上的“大事因缘”解谜-从重建秦墨史实入手“已经基本考索出了墨者入秦的概况。大抵在孟胜之难后不久,墨者就已经来到秦国,为之打下了军事基础,后来他们更配合商鞅变法,为秦国变法自强,田鸠,谢子之流更慕名西来,企图效能于秦。秦国的“守”“尉”等军职,都为墨者所传来,这些职位也为墨者所担任。 “墨子”城守十三篇早已有了系统的守城术,消息术,望气术,机关术,这些终于在秦国有了勇武之地,包括赏罚分明的“封爵制” “连坐法”也是墨者首倡,后来成为秦制的关键(其中尚存一些争议,但秦墨与秦国军法的深刻渊源是无法否定的)。和君主的合作,终于在秦国壮大,这恐怕是墨子生前再也没有想到的。那么,这里的关键问题也就变成了,“秦墨最后是怎样灭灭亡的呢”?文章源自飞牛士 FeiNews-https://www.feinews.com/news/1082.html

在传世文献中,除“墨子”之外,关于墨者的记载多见于“吕氏春秋”。此书在秦国编成,当然包含了大量关于秦墨的珍贵信息。其中我们发现,秦墨在战国后期居然违反墨学的原教旨,提出了“义兵”之说。出兵攻伐他国,本就违背了“非攻”原则,何来正义呢?所以《墨子》原书中没有”义兵”的说法,只言“义政”:“顺天意者,义政也。反天意者,力政也。” (《墨子。天志上》)包括后世所言的“天诛” ,也是也是墨子本人所反对的,他认为天意自会诛之,不能由人代劳(《墨子。鲁问》)。另外墨子没说过“义兵”,整个战国时代诸子百家也没有人称道“义兵”,唯独《吕氏春秋》中一口气出现了15次“义兵”文章源自飞牛士 FeiNews-https://www.feinews.com/news/1082.html

墨子曾说“天下之百姓,皆以水火毒药相亏害”,所以人民需要政府,这本是“民约论”的重要基石,类似英国霍布斯说的“人对人是狼”。但《吕览》的“义兵论”却如此破题:“得良药则活人,得恶药则杀人。义兵之为天下良药也亦大矣”“古之圣王有义兵而无有偃兵” (“吕览。荡兵”), ‘兵苟义,攻伐亦可,救守亦可’ (“吕览。禁塞”),这真是好一出暴论啊!‘义兵说’的这套话语,全部在墨学的理论基础之上诞生:既然兵可以用来救守,那就也可以使用攻伐;既然人与人以毒药相坑害,我们就用良药去救人。而这一良药就是“义兵”,就是以杀止杀,以兵止兵!文章源自飞牛士 FeiNews-https://www.feinews.com/news/1082.html

《墨子》一书本来就存在一定逻辑分裂,有时在守城战中鼓励快速杀伤敌方有生力量(《墨子。号令》“凡守城者以迫伤敌为上”)),而又鼓励正义者对不义者的讨伐(《墨子。非攻下》有人问:“昔者禹征有苗,汤伐桀,武王伐纣,此皆立为圣王,是何故也?”子墨子曰:“……彼非所谓攻,谓诛也”,这就是《吕览》“古之圣王有义兵而无有偃兵”的来历,可谓严丝合缝),那么人人都可以自认正义而行?又有人把墨水者对城市居民非常严厉,不服命令者动辄处死,这固然是守城者生死存亡之际不得不为,但也着实违反了“兼爱非攻”的初心。所以它再次被有心人所改造,立马就变成了杀伐果断的“义兵说。”而提出这一理论的人,应该就是极端熟悉墨学,又一向支持秦国军队的秦墨,他们只需稍稍把墨家理论推进一步,便可以义无反顾地投入统一战争之中(《庄子。徐无鬼》中早就预言过“为义偃兵,造兵之本也”)。何炳棣认为秦墨长年任职秦国之吏,此《吕览。去私》中,秦墨钜子腹䵍以“杀人者死,伤人者刑”的墨者之法为原则,不顾王命而杀其子,可见秦墨自有之组织甚强,并没有被瓦解的利益。秦国尚需要墨者的组织力与号召力,去发动“义兵”,直到鸟尽弓藏,兔死狗烹饪的那一刻为止。文章源自飞牛士 FeiNews-https://www.feinews.com/news/1082.html

李斯夸赞始皇帝时便说:“今陛下兴义兵,诛残贼,平定天下。” (《史记。秦始皇本纪》)但是很快,天下人又以同样的理论来反秦:“陈王兴义兵,讨不义。” (《孔丛子。独治》)此语为儒者孔鲋向陈胜所说,暗示陈胜之“起义”是为了讨伐伐秦人之“是义”,其实就是“义兵”对决“义兵”了。于是后来所有起义军均自称“义兵”,如刘邦称:“吾以义兵从诸侯诛残贼” (《史记。高祖本纪》),郦食其言“必聚徒合义兵诛无道秦” (《史记。郦生陆贾列传》),则“义兵”和“天“”总不分离(“诛残贼”) “与‘诛无道’都是自称替天行道)。所以秦朝的话术反而为人所用,自称义兵的人却被义兵所反噬,报应不爽。而秦墨也正是在同样的逻辑下被反噬而死的!文章源自飞牛士 FeiNews-https://www.feinews.com/news/1082.html

五、李信征楚阴谋论

话说秦始皇在大兴义兵,击破韩赵魏燕之后(尚有少量残余势力),便展开了二十万人征楚的行动。但最后将军李信却损失惨重,铩羽而归,这是始皇用兵唯一此事藏有无数秘辛,田余庆,李开元等人已经解开了一部分,我只能再深挖一层:秦墨就是灭亡于此役的,而这一事件的幕后黑手竟是秦始皇本人!文章源自飞牛士 FeiNews-https://www.feinews.com/news/1082.html

首先我们必须了解,李信是与秦墨关联极深的人物。他的祖父李崇为陇西守,父亲李内德为南郡守(参见“新唐书。宗室世系表”,而“北史。序传》《陇西李氏四修族谱》等略同)。何炳棣的论文已经考证过,秦军中的“守”“尉”多为墨者担任,而李信家族世代居此职位,就算不是墨者世家,也和墨团渊源甚深。而李信本人更是在征燕战争中使用了墨家独门的机关术文章源自飞牛士 FeiNews-https://www.feinews.com/news/1082.html

《史记。王翦传》和《李广传》均云李信“卒破得丹”“逐得燕太子丹”,可究竟李信如何擒获太子丹,则语焉不详。 》中发现,李信是使用“转关桥”这一机械完成的:
“转关桥,一梁为桥,梁端着横栝,拔去栝桥转关,人马不得渡,皆倾水中。秦用此桥,以杀燕丹。”
(亦见《通典。守拒法》)文章源自飞牛士 FeiNews-https://www.feinews.com/news/1082.html

这种机关是墨家所创,《太平御览。兵部六十八。攻具下》所引的古本《墨子》有“转关桥”,注文曰“秦用此桥而杀燕丹丹”。今本所传的《墨子》没有“转关桥”,却有同样作用的“发梁”。文章源自飞牛士 FeiNews-https://www.feinews.com/news/1082.html

《墨子。备城门》云“去城门五步大堑之,高地三丈下地至,施贼亓中,上为发梁,而机巧之,比传薪土,使可道行,旁有沟垒,毋可逾越,而出佻且比,适人遂入,引机发梁,适人可禽。”文章源自飞牛士 FeiNews-https://www.feinews.com/news/1082.html

这种机关就是“转关桥”,通过孙诒让《墨子间诂》把同篇中类似的“沉机”也解释为“转关”。概言之,这本是守城战中的一种器官同轴,在敌人通过护城壕沟时,突然将桥撤走(谓之“发梁”),于是敌人可擒。但是李信却用之于追击战中,提前在河上设下机关,又这些证据都显示了,李信应为秦墨的领袖人物。

后来李信带领这支军队攻楚,却大败亏输,其原因经过田余庆“说张楚”,李开元“秦谜”的分析已经大白于天下。这并非是李信轻敌托大,而是因为效命于秦国的楚人昌平君(曾为秦右丞相)在他背后突然作乱,导致他不得不回师自救,于是被尾随而至的楚军大破,其麾下精锐因此损失殆尽。然而,这件事情背后还有三大谜团没有被破解:

【一】李信的后方是韩国故地,之前已经反叛过一次(《史记。秦始皇本纪》“二十一年……新郑反”),为什么秦始皇还要派楚人昌平君来作李信的后备呢?始皇帝是著名的沉猜多疑之主,怎么可能在灭楚战争中把军队的后方交给一个楚人来治理?他又如何做到在丧师二十万的次年,立刻再组织六十万大军灭楚,这难道是早有准备?

根据汉代严尤(王莽的同学,大学者严君平之后)的《三将论》一书,秦始皇问楚国和齐国应该先灭谁?李信李信祖父为南郑公,父亲为南郡守,他对于南方战事是很熟悉的。他并没有轻视楚国,也不建议征楚,但为什么秦始始皇最后又派他去呢?(这个疑点马非百在《秦集史》中就已提出过)
王翦为秦将灭燕,燕王喜奔逃东夷。秦王曰:“齐楚何先?”李信曰:“楚地广,齐地狭,楚人勇,齐人谦,请先强迫于易。 ”《太平御览。人事部七十八》引《三将论》

【三】为什么司马迁在《史记。秦始皇本纪》《楚世家》《六国年表》中都绝口不提李信之败,而只在《王翦传》和《李广传》中言及此事呢?关于李信的记载极少,似乎都是司马迁从李陵口中听来的,为什么其他书很少提到这一大战?

为了回答这个三个问题,我们只能提出一个阴谋论的假设,那就是秦始皇是故意做此安排的。那时天下只余齐齐楚两强,统一大局已定,正是朝廷鸟尽弓藏之时,而提出“义兵”这一暴雨论者的人(秦墨)反而成为了最危险的存在,必须除了。前面说过,秦墨自有其法,不完全按朝廷意图意行事,此时不除,日后必然尾大不掉。后来刘邦入秦,约法三章,正是用的墨者之法(即前文所引腹䵍的“杀人者死,伤人者刑”。刘邦深受侠文化影响,是以熟悉墨家传统,我日后会有另文讨论之),所以他经受秦人的欢迎,秦人父老以“大王失职入汉中,秦民无不恨者” (《史记。淮阴侯列传》)。刘邦不过在关中待了两个月的时间,何至于有如此之深的人望,让秦人恨其失职呢?原来是墨者本在秦人中有深厚根基,刘邦恢复墨者之法,所以得到“父老”的支持和爱戴(“父老”实为乡里自治组织,守屋美都雄《父老》一文已详论之。而其起源见于《墨子》一书,“守入临城,必谨问父老”,在墨者守城时全民皆兵,父老是重要的自组织单位)。这样扎根人群的组织,当然是秦始皇深为忌惮的,所以他要驱虎吞狼,借楚人的手除去李信的墨团势力。

李信本不欲征楚,在秦始皇的要求之下不得不去。《史记》曰:“始皇以为贤勇。于是始皇问李信:'吾欲攻取荆,于将军度用几何人而足? '李信曰:'不过用二十万人'”,则李信并非主动请缨的,而是始皇早已设定好了战略,让李信来办。李信只能从燕国的北方前线赶往南方。他要求只带二十万人也是有道理的,如果他手下是一支球队用用机关术的精锐墨团力量,则不能同时指挥六十万人进行大军作战。要知道墨团是带有秘密结社性质的技术组织,不可能像党支部一样建在秦军的连队上,其作战方式必也和正规军不同,如此六十万人调度不齐,反成累赘。所以李信以二十万人出征也是合理的其俘获太子丹不过用几千人),但是他没有想到背后昌平君早有反心,于是首尾失顾,被楚军“入两壁,杀七都尉”,因此惨败。两个壁应是墨者临时构筑的防御工事,而七都尉就是墨者的骨干(前已说明,守,尉都为墨者所设的官职。首见于秦简,其本义是“持火,以尉申缯也”(《说文》),即“熨”的本字,指持火斗熨平丝帛。 被墨者转为军旅,表示“以上压下”之意,详见《说文解字注》)。

这些人如果早点部署开来,昌平君就不可能反叛成功,李信也就不会进退失据了。如此,王翦在接任任大军之前异常的谨慎小心也就容易理解了(《史记。王翦传》王翦曰:不然。夫秦王怚而不信人。今空秦国甲士而专委于我,我不多请田宅为子孙业以自坚,,顾令秦王坐而疑我邪?),谁知道秦始皇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呢?此后战况异常激烈,从睡虎地4号墓所发现的两封家书可能,写信者“黑夫”和“惊”久攻反城不下,后来虽然进入反城,但两人也最终阵亡,这样墓主人“衷”才会把两个弟弟的绝笔信收入墓中。可见,在秦始皇统一中国的最后关头,却仍有不少人为了他的小算盘而枉送了性命,秦墨就算没有在李信之败中全部覆亡,到此时也被你来我往的消耗战磨灭殆尽了。 “黑夫”会不会也是一名墨者?他的哥哥将两个封信永埋地下之时,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呢?今人是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即使李信,他并没有在本战中死亡,似乎还参加了日后征齐的战争,但太史公并没有多加笔墨。我们只知道李信和王氏(王翦-王贲-王离),蒙氏(蒙骜-蒙武-蒙恬,蒙毅)这样的将门不同,他的后代并没有继续为秦作战。他后来被远封到陇西,其子李超归汉为渔阳太守(《新唐书。宗室》世系表》),此族早早离开了秦国的政坛,除了司马迁的重新之外,在其他史料中几乎没有记载。

而司马迁知道李信的故事也纯属巧合,只因为他的好基友李陵是李信的后代,所以李信的事迹见于《李广传》,但详细叙述却穿插在《王翦传》中。比较《秦始皇本纪》《六国年表》《楚世家》与《王翦传》可以得到替代:

【重构】墨家是怎么灭亡的?史记四篇文章文字比对,注意灰色行的李信事迹

我们知道《史记》的史料来源驳杂,《秦》《六》《楚》三篇应是反对各国的官方史料,而《王翦传》中李信的事迹是司马迁听李陵叙述的,连正确的年月都没有,我们只能强行替换时间表中。经过比对我们可以清楚研磨,前三份史料完全没有引用李信其人,连二十二年征楚之事都只字不提。以《始皇本纪》罗列之详,二十万人的大战竟也被完全抹去。而《王翦传》中所谓王贲,李信共同完成之事,官方史料中只有王贲一人。到底是官通过《睡虎地秦简》我们可以知道当时的战况确实是非常复杂而激烈的,但是简文也并没有没有提及李信其人。说到底,如果我们没有李陵的模仿,只看前三篇文章史料和《睡虎地秦简》,这个征楚的故事竟也是完全自洽的。只要我们不相信李陵,李信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于历史,都是值得怀疑的。

为了要不要相信李信征楚的阴谋论,都在看官您的自行选择了。

六、墨者的最后一刺

秦墨就这么完全陨落了么?或许还没有。十年后,我们看到了墨者的最后复仇。

“三十一年……始皇为微行咸阳,与武士四人俱,夜出逢盗兰池,见矛盾,武士击杀盗,关中大索二十日。”(《史记。秦始皇本纪》 )

这条记录没头没脑,是历次始皇行刺案中最隐晦的。

  • 【一】始皇帝如此谨慎谨慎的人,为什么会夜游微行?又怎么会被人知道其行踪?
  • 【二】兰池为始皇帝所建,有兰池宫,应该护卫森严,怎会有一般盗贼潜入?( “三秦记”,“秦始皇作兰池,引渭水东西二百里,南北二十里,筑土为蓬莱山,刻石为鲸鱼,长二百丈”;《水经注。卷十九》引《地理志》曰:“县有兰池宫。秦始皇微行,逢盗于兰池,今不知所在也”。)
  • 【三】如果只是一般歹人,已经被当场击杀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要关中大索?当年博浪沙的刺杀案如此险恶,凶犯在逃的情况下,也不过是“大索十日”。这次为什么要大索二十日?究竟在索什么?

我认为,这绝不是一次偶然的遇盗事件,而是一次精密策划的刺杀,而且是内部人士所为。只有内部人士才能知晓始皇帝的行踪,才能潜入兰池宫附近,并且在首恶已经伏诛的情况下,始皇帝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搜索,以求将这一刺秦组织一网打尽。而这一内部人士,很有可能是秦墨的后人或同情者。

因为,咸阳城是商鞅时期营建的,此时秦墨已经扎根本地,他们作为职业守城者肯定广泛参与了城市的规划和建设。目前咸阳到底有没有城郭仍在争议之中,甚至有,对因为根据《墨子》城守十三篇所言,在城内部应设“突门” (关键时刻可以突然出击的暗门),在城中应挖地道,深达井水泉水,这样才好知道敌人是否使用“穴攻”。只要知道这些隐秘设施的地点,咸阳城便任墨者往来了。最关键的是,“寇闉池来,为作水甬,深四尺,坚慕狸之。十尺一,覆以瓦而待令”(《墨子。备城门》),按照墨者之法,为了防备敌人掩埋埋护城的“池”,应在到秦始皇时,咸阳城已经建立一百多年,没有人知道当年秦国弱小时,为了防备外敌,曾经修建过什么地下设施。但是,秦墨却可能知道。秦始皇所修的“兰池”在咸阳郊外,极可能是当年的护城壕沟扩建而来,那么有陈旧的“水甬”甚至地道也不足为奇。古早的规划图,便可以打通地道,然后潜入兰池宫,静待秦始皇自投罗网。这也是为什么虽然“兰池盗”被当场击杀,但仍然需要“关中大索二十日”的原因。一来是为了搜索其秦墨同党,二来更重要的是搜索整个咸阳城此类的暗道,永绝后患!

四年后,方士卢生对秦始皇说“人主所居而人臣知之,则害于神”,于是秦始皇“乃令咸阳之旁二百里内宫观二”百七十复道甬道相连,帷帐钟鼓美人充之,各案署不移徙。行所幸,有言其处者,罪死。”这样秦始皇拥有了完全自建的甬道系统,就再也而秦始皇高度紧张的高压政策,似乎正说明“兰池盗”事件给他留下了严重的心理阴影。

他在北海求仙之时,见到了一位神秘人。据《淮南子。道应训》所载,此人“深目轩鬓,泪注而鸢肩,丰上而杀下。轩轩然方迎风而舞”,似乎是个天外飞仙。东汉的王充不相信此说,他说“卢敖言若士者有翼,言乃可信。今不言有翼,何以升云?” (《论衡。道虚》)那么这个无翼飞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且看他自己的陈词:“若我南游乎冈㝗之野,北息乎沉墨之乡”,原来此人是一个会机关术的墨者,其能飞的“鸢肩”不过是墨家发明的“木鸢”而已(《韩非子。外储说左上》“墨子为木鸢,三年有所,蜚一日而败”),这应该是个装逼的滑翔装置,并不是真的能飞。这位来自“沉墨之乡”的奇人没知道姓名,只是装神弄鬼一番就跑了。不知道卢生把这则见闻告知秦始皇的话,会不会让这位满手鲜血的嗜杀者在晚上睡觉时,再次吓出一身冷汗呢?

我考索这则不大靠谱的八卦消息并不是为了强行开脑洞,而是想说明,最后的墨者确实有一部分装神弄鬼,入于道家。道家早期经典“太平经”与墨家思想之间拥有紧密的承袭关系,这已得到学界的公认,具体考释可见王明《从墨子到<太平经>的思想演变》。而奉《太平经》的早期道士,如于吉,张角等人,张角,张鲁等人的秘密结社,组建半军事化的平民组织,又祭天事鬼,很可能是受了墨学的启发。 《道藏》之中,也存有多条对墨子的记载,如《抱朴子》所记《墨子五行记》《墨子丹法》等,皆为道家托名墨子而作。还有《墨子隐形法》《灵奇墨子术经》《墨子枕中记》《五行变化墨子》等诸书。在这些书里,墨子不仅身具内功,尚且能炼丹,隐形,变换相貌,役使阴物,还做好一回赌王(“蒱博必胜”),到了《太平广记》里,干脆变成一位“地仙”,极其荒诞不经。亦可见道家对墨子情有独钟,大概墨者的末流,最后亦入于道吧。
【重构】墨家是怎么灭亡的?墨者传承示意图

而如果有一部小说,能把墨者灭亡的全部故事详细写出,那一定会非常精彩!

文章来源:公众号:紫凝笔斋

评论  4  访客  4
    • 夏目贵志
      夏目贵志 5

      历史方面也有涉及,强?

        • 飞牛
          飞牛

          @ 夏目贵志 这个是摘记的,本身对历史很感兴趣,方便以后反复学习的。

            • 夏目贵志
              夏目贵志 5

              @ 飞牛 你们的都太强了!!真的自叹不如!

                • 飞牛
                  飞牛

                  @ 夏目贵志 哈哈,各有各的兴趣所长,比如你对网站代码之类就明显比我能折腾,我也是自叹不如的。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确定